Contents

本文作者:上海市青浦区珠溪中学 朱春华

池塘之底之二

今天大概是池塘之底第八次开课。从开课之初到现在,除了期中考试,没有停过。

开学之初,大约有近七十个学生报名,在推介会之后,上交测试单的大概有五十个,实际上远远超过我的意料之外。这样的课程,实验成分居多,坦白地说,一开始我并不确定能对孩子们有多大帮助。更重要的是,开课时间是周五的七八两节课,而对学生而言,这本是放学之后的休息时间。

你大概不知道,在这样的一所学校里,放学之后的时间对学生来说有多么重要。所以,对此有深刻认识的我基本不拖堂,也自然不敢奢求有多少学生会心甘情愿地“浪费”自己休息玩乐的时间来到这里。

这一点,在高年级学生的身上尤其明显。他们似乎开始真正明白了一些东西,开始有了一些萌动,其他一些东西的吸引力,似乎远远要大于被冠以“学习”之名的课程。

但还好,八年级也有不少人报名,甚至,名单尚未明确的时候,有学生跑到我这里,让我一定要把她的名字放进去。

“如果不是你教,我怎么可能浪费放学后的时间。”她说。

以前教过的他们。原因种种,现在的我被学校安排教六年级。

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。

原本计划招收十八个人左右,后来几番思量,我在五十个人中挑选了二十一个。

其实,都谈不上挑选。除了以前教过的学生,大部分我都不了解,只能从测试卷所留下的一点点信息判断。而现在看来,当时的测试卷相当粗糙,以致后来挑选的学生之中,有人并不太适合。而相反几个感觉还不错的学生,在这个过程中被遗漏。

比如说七年级有一个叫桂智平的小男孩,测试卷上的字迹显得潦草,答案上也并无特别之处,问过他们年级的语文老师,似乎也没给太了不起的评价。但恰好那个时候的正要月考,我监考七年级,收试卷的时候,一个小男孩跑上前来,问:老师,池塘之底的名单确定了吗?

我看着他,问他的名字。

他告诉了我。但我的记忆中并没有他的名字。我略微考虑了一下,说:“你有空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。”

回到办公室,我在七年级名单中划掉了另一个名字,将他的名字写在了上面。

“我得给那些积极主动的孩子鼓励。”后来,我在课堂上告诉他。

还好,他后来告诉我,现在基本每天,他都会看一到两则TED。

不光那些不了解的学生,即便是以前教过两年的学生,也让我难以取舍。

在这次报名的学生之中,有一个以前班级里的男生,名叫沈耀旸。一开始我甚至都不知道他报了名。一次,我正在操场跑步的时候,他从足球场上跑过来,叫我,然后冲我喊,老师,那个课我报名了。

我笑着点了点头,但其实,我并不太想录取他。懒,不爱学习,家庭作业总是不能完成,以前教他的时候,考试成绩总在班级后三名,英语老师甚至都放弃他了。教他的两年里,也多次设法让他有点学习的热情,但无一不是以失败而告终。

话多,嘴碎,还贪吃,见着同学吃东西便会去讨要,这在我眼里倒也都不能算什么大缺点,但好像颇讨其他老师和同学之嫌。

七年级上学期的时候,朱家角职校曾到我们学校来招生。带我们政治课的副校长找到我,暗示我动员沈耀暘去职校。

但凡在先行教育体制下公立学校里呆过的,自然都会知道学校为什么会这么做。在以分数为唯一评判标准的现行教育体制之下,没人喜欢成绩差的学生。那两天,几乎每个办公室的班主任都在忙着动员班级里的“差生”和他们的家长。

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,学校是不能以任何理由开除学生的。所以,动员差生去职校,几乎是提高班级平均分最有效的选择。

只是,我并没有什么动力。

大约是因为在高中的很长时间里,我都呆在“慢班”,那个时候几乎被所有的人当作差生来看待,一上课就睡觉,数学和英语考试只能考五十分——那时候湖北高中的试卷与现在的一样,都是一百五十分制。

我还记得以前教过一个月的学生,他的名字叫丘卓——但他的成绩显然不如他父母希望一般“卓越”——初三的时候终于被学校找到理由劝退。几年后,我在餐馆吃饭遇到他,他在做服务员,见了我,很是亲热,但从他不多的话语中,我明确地感受到他对当时劝退他的那位副校长的痛恨。

我实在不想让人那般痛恨。况且我本身对班级平均分也并没有那么狂热,我总以为,一个人成长过程中所需要获得的东西,比分数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。

我只是程序式地向同学告知了职校招生的事情。可没想到,沈耀暘很有兴趣,他找到我,明确地说,他要去。

一时之间,我居然有些难受,甚至有些愠怒。这个班级哪里不好,让你那么想要离开?我甚至这样想。

他告诉我,他想成为一个西点师,职校正好有这样的课程。想想也是,他去学做西点,只怕比在这里获得的帮助要大得多。

只是过了几天,他告诉我,他去不了。原因是他的父亲不许他去,我说,那你得好好跟你爸说。

“可他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。”

后来想了想,我给他爸打了个电话,他爸很客气,但非常决绝地告诉我,不让他去职校。

我告诉他我的想法,然后说,无论他去还是不去,你都需要好好地跟他谈,而不能不让他说话。

我不知道他的父亲后来有没跟他谈,我只知道,他依然像原来一样呆在班级,依然像原来一样懒,不完成作业,依然话多嘴碎,讨同学和老师之嫌。

在确定入围同学名单的时候,我想起了他的这些事。我还想起,他说他喜欢网络小说,也一度想做个网络小说的写手。

我想,或许在这个课程里,他会获取一些收获也未可知。但是,我更清楚的是,任何事情要做好,没有认真踏实的态度,不可能成功。而他的态度,让我很不放心。

几番犹豫,我还是把他放入了名单。

还好,他很积极,做的演讲也不错,但是,有的时候,依然显得不专注,依然如同以前我教他的时候一样,让我很不放心。

开课之初,
除了给他们介绍“TED”之外,给他们也介绍了“MOOC”学院里的课程,我说我希望他们每一个人都去选修一门课程,若是能够坚持下来,必定会有了不起的收获。

这次课上,我问了问他们跟课的情况,果然如我所料,大部分同学难以坚持。

“还在跟的请举手。”

四五个人之中,我发现他居然也将手举起。

“我跟了两门课,有一门也是因为字幕,断了。”

我问他:“能拿到证书吗?”

“我努力拿到。”他说。

我突然回想起他上次课的演讲,不能算特别好。但与以前已不可同日而语,更重要的是,我关注到他的眼神,再不如我原来教他的时候一般,暗淡无光,自信全无。

以前,班级里也有演讲,他的话又多,有的时候也很想证明自己,可往往话一出口,便引来班级学生的嘘声。

到现在,我依然并不确信他最后能学完那些我都未能坚持学完的课程,依然不确信他最后能否拿到证书,但他眼中闪烁的光芒让我明白,几个月来为了开设这门课程的努力,那些所谓的被浪费的学生的休息时间,实际上都开始有了意义。

愿你们的眼中,永远闪烁着自信的光芒。

上海市青浦区珠溪中学 朱春华

2014年11月28日

更多关于 珠溪中学翻转课堂:池塘之底

如果你想联系朱春华老师,可以发邮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

也可以私信@草履虫_64906

本文由果壳MOOC学院网站(mooc.guokr.com)导出,发帖用户为JING-TIME。

Contents